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

包金山:妙手去骨疾 巧技解沉疴

時間:2018-02-09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張斯文

  包金山,1939年出生,中共黨員,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蒙醫藥蒙醫正骨療法代表性傳承人,享國務院特殊津貼,曾任內蒙古自治區哲里木盟科爾沁左翼后旗蒙醫正骨醫院副院長,現受聘內蒙古民族大學附屬醫院。

  他將“蒙醫骨傷科學”寫進了《中國醫學百科全書》《高等院校蒙醫藥統編教材》之中,創建中國蒙醫骨傷科學理論。

  20世紀90年代,首屆中國中醫骨傷科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廣東深圳舉行。在研討會的經驗交流環節,一位中等身材、面容清瘦、眉毛濃黑、目光冷峻的蒙古族漢子走上舞臺。他所展示的是“12歲少女左側肱骨踝上延伸性骨折”的手法復位,這種骨折臨床上治療起來十分繁瑣,僅僅患處的消炎、麻醉就至少要15分鐘。只見他呷了一口藥酒,兩手輕輕地扶在患者患處,“吱——”場內大廳略過一聲震耳的口哨聲,酒重重地噴在患者肱骨踝上,迅即兩手摩擦兩三回合,僅用9分鐘,患者的肱骨踝骨折就復位了。

  這一套整骨手法在當時的研討會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也讓參會的國內外骨科專家認識了這位來自內蒙古草原的整骨醫生包金山。

  命途多舛 把蒙醫整骨術傳下去

  1939年,包金山出生在內蒙古科爾沁草原孛兒只斤(包氏)祖傳蒙醫整骨世家,被贊譽為“草原神醫”的娜仁·阿柏的第四代傳人。

  “我的曾祖母是娜仁·阿柏,娜仁是蒙語里太陽的意思,是我們草原上有名的神醫,大家都認識、尊重她。”從小包金山就聽說了很多關于家族的傳奇故事,尤其是曾祖母娜仁·阿柏的傳奇經歷、精湛醫術更是令包金山心馳神往。

  在包金山之前,孛兒只斤(包氏)祖傳蒙醫整骨歷來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即只傳本族,只許單傳。所以對于家族來說,選擇一代繼承人是一件極其慎重的事。包金山聰慧的頭腦、頑強的意志以及與生俱來的仁愛心腸,贏得了長輩們的信任,剛滿7歲的時候,便被叔父立為祖傳整骨的傳人,同時給他提出了“三不八要”的嚴格戒律。即在醫德上,不能以貌取人,不能為掙錢而行醫,不能酗酒。在醫療技術上,要診斷正確,要復位完整,要固定牢靠,要按摩始終,要藥物適當,要重視護理,要鍛煉功能,要醫患結合。

  叔父的教誨,使年幼的包金山懂得了作為一名醫者應具備的基本素質和技能。從那時起,他便跟著叔父勤學苦練,不管嚴寒酷暑,科爾沁草原上哪里有他叔父包瑪沙的足跡,哪里就有包金山的身影。包金山剛滿15歲時,便可單獨行醫了。草原上到處可以尋覓到包金山幼小的身影,他的名字也在草原上逐漸傳開。

  由于種種原因,包金山14歲時才走進小學校門,但他強烈的求知欲和進取心激勵他后來居上,成績很快在班級名列前茅并連續跳級。天道酬勤,1959年,20歲的包金山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大學,為他日后以科學的態度加強對蒙醫整骨術的研究,促進蒙醫整骨科學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63年,包金山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旗里一所新建的中學任教。當年的小神醫回到家鄉的消息很快在科爾沁草原傳開了,草原上的農民紛紛到學校找他治病。他就一邊忙于教學工作,一邊抽出時間為父老鄉親治病。

  1966年,包金山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然而命運多舛,動亂時期,包金山被卷入政治漩渦,關入牛棚,不分晝夜審訊、拷問。當時他的妻子已經懷胎十月,第二個孩子即將降生,“包氏的整骨術不能毀在我手里。”為了活下去,更為了祖傳蒙醫整骨醫術不在他的手上失傳,包金山選擇了離家避難這條路。

  一個寒夜,包金山從哲理木盟跑到遼寧省阜新市一位老農民家里。老農民刁瀨是曾經被他治愈的一位骨折患者,刁瀨冒著被牽連的危險收留了包金山,并與阜新市礦區醫院領導聯系后,把包金山送到了那里,讓他在礦區醫院隱姓埋名地從事他的事業。

  建立體系 完善蒙醫骨傷科學理論

  經過多年的耕耘,包金山建立起了“蒙醫骨傷科學”的整套理論體系,但在當時國內部分專家并不承認“蒙醫骨傷科學”的存在,他們認為,在內蒙古地區,只有民間的、分散的、傳統的、不成熟的整骨術。這種看法對于包金山來說是一種挑戰。意志堅強的他為了進一步發揚光大少數民族傳統醫學,使更多的人了解到“蒙醫骨傷科學”,他從一步一步地規劃并實現著自己的奮斗目標——繼承、總結蒙古民族兩千多年來流傳下來的、沒有系統文字記載的、民間的、分散的蒙醫整骨術,將它發展成為具有獨立體系的蒙醫骨傷科學”。

  “當時我就想著,不怕路遠,只怕找不到路,一旦找到路,無論遇到什么艱難險阻,都會一直走下去。”包金山說。他在繼承自己家族整骨術的基礎上,走出蒙古草原,調查、了解、收集資料。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他邊學習、邊實踐、邊研究、邊提高。為了結合臨床做實驗,獲得準確的臨床數據和觀察科研成果,在20世紀70年代初,包金山拿出當時家里全部的2.6萬元積蓄,多次自費到北京、天津、河南洛陽等地的骨科醫院、醫療科研機構求教。同時,他翻閱了八百多萬字的醫學書籍,自學了國內外的醫學理論,并在赴各地學習中西醫先進技術的基礎上,于1986年11月,在廣西中醫骨科研究所舉辦的函授班學習一年,提升醫學理論水平。

  經過不斷努力,包金山終于破譯了蒙醫整骨的“黑匣子”,創新了內因為指導,外因為條件,以精、氣、神為重點,手感整復和力學固定為主,噴酒按摩為內容,天地人合回歸自然的“三診、六則、九結合、六護理”理論體系。這種技術解決了骨折治療史上沒有很好解決的人與物、動與靜、內因與外因、主動與被動、骨骼與軟組織、意與氣、手法與手術、形與神八對矛盾。在多年實踐中,蒙醫整骨治療方法以其能促進患者自我修復,治療過程中不破壞骨膜和血運,療程短、費用低、痛苦少、骨折愈合快、功能恢復好等優勢,獲得了患者的青睞。

  1983年,包金山在北京召開的第一屆全國中醫骨傷科討論會上,對當時較少人知曉的“蒙醫骨傷科學”進行介紹。蒙醫骨傷科學以包金山豐富臨床經驗為基礎,操作安全易行,不受條件限制,具有痛苦少、療程短、費用低、骨折愈合快等優點。包金山填補了蒙醫骨傷科理論體系兩千多年來的空白,弘揚了少數民族醫學,為祖國醫學寶庫增添了一朵瑰麗的奇葩。他還把“蒙醫骨傷科學”寫進了《中國醫學百科全書》《高等院校蒙醫藥統編教材》之中,被中外學者譽為“創建中國蒙醫骨傷科學理論的第一人。”

  注重創新 建起草原上的救護醫院

  作為一名醫生,收到感謝信早已是包金山習以為常的事情,然而40多年前他收到的那封感謝信卻一直讓他難忘至今。

  寄信者叫李永祥,是一名越南華僑,1976年6月,李永祥因右肱骨干粉碎性骨折到草原上找包金山治療。那時科爾沁左翼后旗蒙醫正骨醫院剛投入使用不久,李永祥在這里經過包金山一個多月的治療,右肱骨干粉碎性骨折痊愈了。李永祥回到越南后,給包金山寄來了這封感謝信,稱正骨醫院就如同“草原上的救護醫院”,包金山就如同“現代華佗”,給患者帶來希望。

  科爾沁左翼后旗蒙醫正骨醫院是全國第一家蒙醫正骨醫院,也是包金山一手創辦起來的。

  1973年3月,包金山被科爾沁左翼后旗旗委任命為后旗人民醫院骨科主任。他不畏艱辛,立刻全身心地投入到骨科科室建設和蒙醫整骨事業中。在醫院骨科得到長足發展后,他向醫院和旗里領導申請,希望把骨科變成獨立核算科室。領導同意了包金山的建議,批準骨科為“醫院單獨核算的獨立科室”。為了進一步加強骨科技術力量,1974年6月,經旗政府同意,舉辦了面向全旗民間骨科人員的“骨科學習班”,使全旗分散的骨科技術得到了整合,各科更好更快地發展起來。

  在此基礎上,包金山為了推廣蒙醫整骨科學,提高知名度,更好地為各民族的骨傷病人服務,決心要建立一所獨立的蒙醫正骨醫院。可是在一個較為貧困落后的旗縣建立一個專科醫院,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幸運的是,他得到了當時所在醫院院長周信和同伴們的大力支持和協助。包金山歷經兩年的考察研究,并結合科左后旗的實際情況,骨傷病人的就診情況以及蒙醫整骨術的特點,寫出了建院的計劃書。經旗政府同意,包金山等本著“少花錢、多辦事、自力更生”的原則開始興建醫院。

  在過去,金河等大興安嶺十幾個林業局和遼寧省八道濠磚廠的骨傷病人來醫院治病的較多。包金山抓住這個機遇,經領導班子討論,選派著名骨科大夫白音寶力高到林區和磚廠進行聯系,解決了木材和磚瓦等建筑材料的來源,不到兩個月,在1.4萬平方米的院內蓋起了64間磚瓦房。1976年5月,全國第一家蒙醫正骨醫院在科爾沁草原上誕生了。

  破除祖訓 讓蒙醫整骨造福更多人

  在包金山的診室,愛吉牧仁每天都會坐在包金山的對面,跟著包金山一起出診、學習,有時遇到一些外地慕名而來的患者語言不通時,愛吉牧仁還會充當起翻譯的角色,“特別榮幸經過層層考核,最后老師給了我一個和他學習的機會。”來自內蒙古赤峰的愛吉牧仁是包金山的通遼市傳承人之一,也是14個傳承弟子中唯一的漢族人。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包金山在多年的忙碌中體會很深的一點是,草原上骨傷患者很多,但整骨醫生卻很少。他深知“祖傳整骨只傳本族,只許家族單傳”這個祖訓的局限性和狹隘性,便不顧家族反對,大膽破除陳規陋習。他不但編書著述廣泛宣揚祖傳蒙醫整骨術,而且多年行醫生涯中收了許多異姓、異族徒弟,并應聘內蒙古醫學院的骨外科名譽主任,承擔了蒙醫整骨學的教學任務,將祖傳整骨技術傳授給他們。

  包金山給患者進行整骨治療時,傳承人經常圍成一圈觀摩手法,甚至有人會全程錄下來方便自己學習及治療結束后討論心得。對于這些傳承人,包金山采取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教育方式。前期,會給他們培訓蒙醫整骨的相關理論知識及手法要點,理論知識扎實后會讓傳承人實際操作,同時還會要求他們寫跟師筆記。

  “整骨并不只屬于一個家族,而是屬于整個中華民族,更多的人去學習整骨也就能解決更多患者的痛苦。”包金山粗略地算了一下,幾十年來他已經通過大學授課、進修培訓、收徒等方式培養了2600余人,其中包括國家級傳承人2名,內蒙古自治區傳承人2名,通遼市傳承人10名,同時還打破了祖訓中對于傳承人民族、性別等條件的限制,廣泛納新,使內蒙古的包氏整骨術逐漸傳向祖國各地。

  不遺余力 幫助患者緩解骨痛

  家住庫倫旗的塔娜今年上小學三年級,因為長期腰疼,父母帶著她到包金山的診室來就診。經過一番檢查后包金山建議塔娜做一個CT排查下腰椎間盤問題,“一會兒你得仰頦躺在機器上,別害怕,沒大事兒。”包金山和藹地囑咐著孩子拍CT時的注意事項,還叮囑孩子的父母,平時孩子坐著學習超過半小時,就一定要讓她起來活動一下,現在不少孩子都是因為久坐,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孩子平時吃不吃菜呀?得讓她多吃菜,補充銅和鋅。”就如同長輩關心小輩一樣。

  “作為一名醫生,醫術和醫德一個都不能落下,在我遭遇困難的時候,是我救治過的患者幫我渡過了難關,這份恩情我記在心里,也提醒我自己要用仁心對待更多的患者。”包金山說。

  股骨頸骨折是老年人高發的一種骨病,92歲的老人朱振林是來自內蒙古伊克昭盟的一位患者,曾患過腦血栓,因為下床走路時不小心滑倒,導致左股骨頸骨折,周圍的醫院都建議手術,進行股骨頭置換,費用在7萬元左右,這對一個農民家庭來講就如同一個天文數字,而且對于已經92歲的老人來說,身體能否承受股骨頭置換手術也是一個問題,就在老人的兒子一籌莫展之時,曾經被包金山治愈的患者向他們推薦了在內蒙古民族大學附屬醫院出診的包金山,經過手法復位治療,52天后,老人已經出院回家了。

  這些年來,包金山到處奔波,用蒙醫整骨醫術解除了各民族數以萬計患者的病痛,為千萬個家庭增添了幸福和歡樂。包金山對患者總是一視同仁,從不分貧富貴賤。有些患者沒有錢住院,他就管吃管住。他自己掏腰包幫助的患者,已經沒有人數得清了。

  “哪怕患者只有0.1%的治愈希望,也要傾注100%的努力救治。”從事整骨工作以來,包金山始終把這句話記在心間。直至今日,年近八旬的包金山仍舊堅持每天出診,用高尚的醫德溫暖著患者的心,以精湛的醫術進一步發揚光大蒙醫藥文化遺產,使其走出草原。(張斯文)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中国体育竞彩网